位置: 隐形眼镜网上扎金花
作者: 管理员 来源:原创 关注: 时间:2015-08-05 18:40

托隐形眼镜网上扎金花德摇了摇头:“如果是关于那个人的话你最好什么都不要说。那是我们两个的隐形眼镜网上扎金花私事你们是永远都不会明白的。”

在新闻布厅里终于安隐形眼镜网上扎金花静下来后法尔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小的记事本并且照着念道:“神奇男孩邓克新先生隐形眼镜网上扎金花”

相对于这些牌手们的身家而言这张牌桌的赌金完全就是娱乐性质的。不管是全部身家只有一千万美元的我(对于这张牌桌上的其他人而言这个数字简直就是少得可怜)还是已经破产了的海尔姆斯(他刚刚拿到五十万美元的稿费)谁都不会在乎花这区区的几美元看牌!而另一个方面则是牌桌上的这些巨鲨王们对偷鸡这一行动非常敏感!

虽然这是“陈大卫房间”但并不是说这就是陈大卫的房间!当我们走进房间的隐形眼镜网上扎金花时候那张牌桌上已经坐进了五个人他们彼此间似乎都很熟悉大家不停的说着话时不时的还爆出一阵大笑。小说.bsp;“好了老朋友们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位新朋友。”陈大卫把筹码放在牌桌上后对所有人说道“我身边这位就是和我一样来自中国的‘神奇男孩’我想大家一定都已经知道了他在单挑对战中击败了讨人嫌的光辉事迹吧?”

但在今晚在他对我说出这两个看似平常的问句之后在一刹那间我就感觉到一种极度的不安!因为从这淡然的语气之中我听出了陈大卫的愤怒!

大家都轻声的笑了起来。在座的人很少有没看过这两本书的(就算是阿湖也在飞机上抱着这两本书恶补了一番)。隐形眼镜网上扎金花事实上道尔·布朗森还是拉不下老脸承认:这两本书里关于无限注德州扑克的那一章几乎是完全一样的!

好吧我得承认我只是一个连高中毕业证都没有拿到的人。尽管我可以对大多数的彩池比例、抽牌机率倒背如流但事实上这只是一种熟能生巧的条件反射而已。和其他那些巨鲨王相比我在理论知识的掌握上很明显就差了一大截。我从来没有接触过高等数学就算中学的数学、尤其是概率学也学得并不好。而我也从来就没有去无聊到计算五张牌抽中同隐形眼镜网上扎金花花顺、或者七张牌抽中同花顺这种也许十年才能遇上一次的概率。

这是翻牌前最大的底牌也是堪提拉刚刚举过例子的底牌。没错一对a曾经让我赢到过很多很多钱也是包括我在内、所有牌手都最喜欢的底牌;可为什么在这一年中最热的季节我会突然感觉到自己在全身冷?

我淡淡隐形眼镜网上扎金花的应道:隐形眼镜网上扎金花“不好意思是我失礼了。”

不得不说老式牌手的那种放松方法确实对我非常管用!当我在第二隐形眼镜网上扎金花天早晨醒来时就已经感觉到那份疲惫感已经离我远去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2015 隐形眼镜网上扎金花